羌沅

心态奔溃。原以为会相伴到最后,却只是半路过客。

【知乎体】有哪些通过游戏促成的姻缘,可以分享一下吗?

 #cp雷打不动是曦澄
    #傻人写傻文
    #我,更新了 @dest

 【知乎体】有哪些通过游戏促成的姻缘,可以分享一下吗?

万里泽芜: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谢邀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我和我的恋人认识是在大学,  恋人姓江,我们一般都叫他c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大一学校分宿舍,宿舍内的四个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地区。我和c,还有我的好友n和y被分在了一起。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c的独立能力极强,无论是自己的学业还是生活都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。因为一个人足够应付一切,所以 c从来都是独来独往,整个系里面能和他说得上话的只有他的兄弟w。
   
      作为同宿舍舍友, 大一一整年我和c说过最多的几句话便是:
  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。”和  “借过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如果不是因为游戏,我和c估计到现在还只是这种状态。
  
      接触游戏的时候是在大一的暑假,好友n的弟弟怀桑是一款游戏的剧本负责人。为了支持怀桑的工作,我,还有弟弟忘机都注册了账号开始进入这个游戏。
  
      游戏初始,我一边开网页查着学习资料,一边操纵着人物钓鱼赚经验。  钓鱼获得的经验虽然少但不需要玩家过多的操纵,因此,我在新手村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在钓鱼。 忘机则由同宿舍好友w一路带着做任务离开了新手村。
  
        大二开学之后,我就很少再进入游戏。忘机也和w正式确立关系,c对此很不满意。
  
       在忘机和w刚刚确立关系那段时间内,c与忘机的关系极为紧张。
  
        w想改善两人的关系,约了我和c一起到他们的宿舍里看球赛。
  
     当天观赛期间,宿舍里除了电脑里发出的比赛声,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。
   
       w为了活跃气氛向c提出有关游戏的话题,可惜c并不领情,只低头看自己的手机。
 
     宿舍内的气氛一时之间变的极为尴尬,忘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为了不让他们在宿舍现场上演全武行,我开始打起圆场,和w谈起了游戏,并说出自己的游戏id。
  
      w对于我两个月才走出新手村这件事情感到难以置信,我和忘机负责解释,气氛慢慢活跃起来,但c依旧一声不吭。
  
      c这样的人应该不会玩空耗时间的虚拟游戏吧。
 
      我当时在心里认定c没有玩游戏的可能。
  
      我一边留心着c的动作,一边和忘机他们聊天。 c则一直保持着活佛入定般的状态直到球赛结束,最后一个人先回到宿舍。
    
   尴尬的四人还球结束后的第二天,我心血来潮点开游戏登陆自己的账号。
  
          登陆成功之后,操控角色开到水潭边,继续挂机钓鱼刷经验。
   
        等我处理完我所负责的文件,重新打开游戏页面,就看见倒在水潭边的尸体和头上的复活倒计时,游戏色调也变成了灰白色。
  
         我:……啊?
  
         打开个人界面,“角色死亡”这四个大红字明晃晃地挂在上面。
  
          我:……
  
        对于突如其来的击杀,我毫无头绪可言,只能去翻找记录。
  
       仔细翻查游戏记录,只有一个id名为“江沉晚吟”的陌生刺客在我挂机钓鱼时,连续击杀了我五次。
   
       就在我回忆自己在游戏中所做过之事时,那位陌生刺客也回到了水潭边。
  
     【当前—江沉晚吟】:?还没复活
  
      大概是想和他好好聊一聊,我敲敲键盘,回复了他一句。
       【当前—我】:嗯,还有一分钟。
   
         【当前—江沉晚吟】:……
 
      屏幕里,顶着id为“江沉晚吟”的刺客连续好退了几步。 
       如果游戏可以显示出玩家的即时表情的话,c那时候的表情大概是惊讶地瞪圆了眼睛。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出现了好几次的tbc——————

@dest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我不要填坑!!!
我要咕咕咕咕咕咕咕!!!
你快更新史密斯!!
大家快去催更她!!!

关于哄外甥

#短打,第一人称
#企图混更 @dest
#大白天哄外甥睡觉

    窗外圆月高挂,月色如水倾泻屋内。屋内一人伏案批阅宗内文书,偶尔驻笔停锋,垂手轻摇木摇篮。

   “唔啊……”

    原在摇篮里安寝的幼童夜间惊梦, 稚子哭声喧闹不绝。
  
   哭声绕耳勾起心间燥意,抿唇握紧笔杆,于纸上留下浓墨一笔。
    
   静坐许久,哭声仍未消停,最终搁笔起身移步于摇篮前。
  
   杏眸微眯,双手轻落于孩童头后与腰间,微微附身抱起幼弱的身躯。
  
    满腔的怨言在嘴边打转几圈后被全部咽下,只余下短短几字
 
     “阿凌,舅舅在。”

送给安安的超链接教程!*٩(๑´∀`๑)ง*
@祝君安
有需要的可以转走哦!

金镜泽与排骨汤

*cp为轩离
*人物ooc
   

     面对不断下滑的收视率,兰陵电视台台长金光善决定开设一档新节目来拯救公司。

     在副台长金光瑶的建议下,金光善决定开设一档亲民节目:

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《变形计》
   
     变形计第一季,台长的宝贝儿子金子轩被送去云梦山区并寄宿于江枫眠家。
   
   

     第一季第一集,金大少凭借优异的成绩打败校园第一魏无羡,金傲天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 节目播出后反应平平,收视率惨淡如水。

     同档期的《家长去哪》则吸引了观众们的目光。
 
     “金傲天”无力登榜,“晓星辰   搭档去哪”  和 “聂明玦  弟弟失踪”占据了热搜榜第一与第二的宝座。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第一季第二集,金傲天惹哭江厌离。
 
     魏无羡和其师弟江澄,一人持随便,一人提三毒,在云梦一中的操场与金子轩打下了一片黄金收视率。
  
      “金子轩  被打” 成功地挤下了“晓星辰  三省抓洋” 与 “聂怀桑 衣服被偷” ,成为热搜榜榜首。节目组逆风翻盘,迎来了收视高潮。
   
     第一季第三集,金子轩大放狠话。

     “你们云梦江氏的人离我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 “我金子轩,不缺这一碗排骨汤!”

      云梦双杰再次出动,怒夺金傲天排骨汤。

      金傲天愤怒离家,想逃回兰陵却发现没有跨省班车,无奈之下重返江家,  江厌离为其重做晚饭。

     江枫眠建议提前结束录制,金光善欣然答应。
 
      “金子轩  出走”  不敌 “聂怀桑 裸奔”,屈居热搜榜第二。 节目的收视率下跌。
   
      第一季第四集,金子轩重返金家。

       饯别宴上,金子轩端着空碗,红着脸要求江厌离续汤。

     江厌离不计前嫌为其续汤。

     江枫眠:“子轩觉得这汤如何?”

     金子轩(超小声):“好喝。”

     江枫眠:“喜欢的话叫厌离待会多做一罐给你回兰陵的路上喝。”

      金子轩(闷头喝汤):“多谢江叔叔,还有……江姑娘。”

      最后一集播出后,“金子轩   好喝”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爆了网络,将 “晓星辰   扒洋皮”   “聂明玦  打弟弟” 死死地压制在榜第二与榜第三。

    节目获得了兰陵电视台的年度最高收视率,金子轩一夜之间爆粉百万,台长金光善乐得合不拢嘴并准备再来一季。

    屏蔽了一切网络的新晋网红金子轩正躲在房间默默喝汤。

   

     这排骨汤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美味!

置顶

大家好w,这里羌沅,高二修罗中。

尸系段子手,很有可能年更XD。

@吃炒酸奶吗 这是我家司机,我最喜欢她。

(我就是要咕咕咕,我就是会拖更)

  md主曦澄,澄有关的cp基本吃。

(雷曦瑶,湛澄)

底线江澄。

佛系混圈,ky闹事只要不打tag就无所谓。

【曦澄/忘羡】【聊天体】江晚吟大义灭亲记(中)

*cp为曦澄,忘羡
*前文戳头像。
*时隔半个月的沙雕文,不要被标题骗了。
*今天的曦澄女孩太开心了,所以填一半坑了(跑)

 

【来自群——相亲相爱438宿舍】

【pm7:40】

【澄江静如练】:所以,魏无羡你到底来不来?@夷陵撩祖

【夷陵撩祖】:不去!死也不去!

【夷陵撩祖】:理不直气也壮.jpg

【澄江静如练】:  【3】

【澄江静如练】:   【2】

【一问三不知】:    1~੭ ᐕ)੭*⁾⁾

【澄江静如练】:【1】

【澄江静如练】:……

【一问三不知】:江兄不必谢我

【一问三不知】:走了走了,飞起来了.jpg

【澄江静如练】:好啊,厉害啊,魏无羡。

【夷陵撩祖】:江澄你别这样。

【夷陵撩祖】:就算你这么凶了我还是不怕.jpg

【澄江静如练】:魏婴,你等着。

【夷陵撩祖】:知错就不改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好的,师弟,知道了,师弟。

【群主】—【澄江静如练】【已下线】

【蓝氏泽芜】:忘机,我们也走吧。

【景行含光】:好。

【夷陵撩祖】:唉!蓝湛同学别走啊!

【您的好友】—【蓝氏泽芜】【已下线】

【您的好友】—【景行含光】【已下线】

【夷陵撩祖】: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.jpg

【叫我薛爸爸】:人家根本就不理你!!哈哈哈哈!尴尬了吧!

【叫我薛爸爸】已被【管理员】【夷陵撩祖】【禁言2小时】

【一问三不知】:我聂汉三又回来啦!

【一问三不知】:魏兄牛逼!不惧强权!

【夷陵撩祖】:你不是飞了吗?

【一问三不知】:飞啊飞啊,停下来了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啧,小群见。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完全o几把蛇皮棒棒k.jpg

【敛芳】:洋崽啊,你看我也没用啊,我又不是管理员解不了你的禁言。

【敛芳】:无f可说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走了,走了,小群吃瓜去了。

【来自群—夷陵后援团】

【你们的老祖】:你们看一下,哪一个可爱?

【你们的老祖】:@全体成员

【你们的老祖】:【淘宝链接——☞由此点开☜】

【你们的老祖】:【淘宝链接——☞由此点开☜】

【你们的老祖】:【淘宝链接——☞由此点开☜】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??开群三个链接。你号被盗了?

【温琼林】:?公子要买抱枕?

【脸方】:第二个可爱些,估记江澄会喜欢。

【聂怀桑】:三哥所见略同。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买给你那个师弟啊,怎么,你们两个又吵架了?

【温琼林】:第二个好看一些,江公子应该会喜欢……

【鬼道小徒弟】:丑死了。

【脸方】:崽你再这样阿爸保不住你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莫管老子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一闪一闪大虎牙.jpg

【鬼道小徒弟】已被【管理员】【敛芳】【禁言10分钟】

【你们的老祖】:敛芳尊深明大义。

【聂怀桑】:三哥婴口保洋。

【脸方】:幼子顽劣,诸位见笑了。

【温琼林】:薛公子……年有十八了吧……

【聂怀桑】:【薛洋—笑得像一个两百斤的孩子.jpg】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噗!你们什么时候偷拍的!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笑得我连针都拿不动了.jpg

【脸方】:去年寒假拍的

【聂怀桑】:【金光瑶—慈父般的微笑:)】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还是情头啊我去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!

【你们的老祖】:好了,好了,切回正题。你们觉得除了抱枕我还要送什么阿澄才能原谅我。

【脸方】:你现在翻墙去或许还来得及。

【脸方】:不动声色饮茶.jpg

【温琼林】:公子和江公子为什么吵起来了?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对啊,不知道原因你让我怎么对症下药。

【聂怀桑】:【聊天记录(60条)】

【聂怀桑】:喏,记录在这儿,你们自己翻吧。

【一分钟后】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这样啊……多大的事儿。你来我这里拿几个热水袋,至于伤药啥的你也用不到就不给你了,免得浪费。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冷漠.jpg

【你们的老祖】:……

【你们的老祖】:别啊,情妈。你确定江澄不会把我摁在床上摩擦?

【脸方】:羡啊,你首先得确定江澄抄完校规后还有手来打你。

【聂怀桑】:附议三哥,江兄回来的时候手估计都肿成馒头了。校规全部抄完估计得要个两三天,只要快递够快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
【聂怀桑】:聂坏坏.jpg

【你们的老祖】:要你们有何用.jpg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走了,走了,屏群了。阿宁快点去休息。

【温琼林】:好的。

【一问三不知】:看直播去了,魏兄你也洗洗睡吧。

【5分钟后】

【鬼道小徒弟】:开门,你薛爷爷到宿舍门口了。

【脸方】:你们门别锁死了,我估计很迟才会回宿舍。

【脸方】:微笑.jpg

【pm10:00】

【来自群—相亲相爱438宿舍】

【一问三不知】:洋啊……你把游戏音效关小一点。我带着耳机都能听到你游戏里的敲门声。

【一问三不知】:瑟瑟发抖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我去!原来是你游戏的音效,害得我还以为查宿的人来了,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钻被窝去了。

【你薛大爷】:???我带耳机啦?你们耳朵有猫病?

【夷陵撩祖】:瑶不是还在外面?

【你薛大爷】:对吼。

【敛芳】:没有,我还在办公室。现在回去了。

【夷陵撩祖】:百分之百宿管大爷了,聂二,开门。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妈耶,我们宿舍被宿管大爷看上了?

【一问三不知】:为啥我去?

【夷陵撩祖】:凭你今天的作业是我抄的。

【夷陵撩祖】:翘脚脚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好吧好吧。

【夷陵撩祖】:钻被窝喽!

【一问三不知】:!!!!!sjsjisjjo

【你薛大爷】:握草。

【夷陵撩祖】:咋了?

【夷陵撩祖】:让本老祖出被窝看看是什么妖怪。

【夷陵撩祖】:!s'wns_qojqk

【三分钟后】

【来自群——夷陵后援团】

【聂怀桑】:让我们为远去的魏兄默哀一秒

【鬼道小徒弟】:在魏婴的坟头蹦迪.jpg

【鬼道小徒弟】:他魏婴也有今天!哈哈哈哈哈哈!

【脸方】:??怎么回事??宿舍楼的灯全亮了。

【温琼林】:魏公子的叫声太大了……声控灯全亮了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阿宁你还不睡!!

【温琼林】:……睡了,被公子的叫声吵醒了。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魏无羡被摩擦了?

【聂怀桑】:岂止是摩擦啊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那是心理上的背叛和行动上的折磨!

【聂怀桑】:江晚吟大义灭亲,云梦双杰分崩离析!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……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你们真是老母猪带胸套,一套又一套.jpg

【温琼林】:母猪????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表情包而已……别当真。

【脸方】:江澄把魏婴按在床上摩擦?

【聂怀桑】:不是哟

【鬼道小徒弟】:由江晚吟打头阵,带领着蓝氏双璧把夷陵老祖给剿了!大快人心!

【脸方】:???二哥?

【鬼道小徒弟】:还有他弟蓝忘机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来来来,给你们品一品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【视频—时长2分钟】

【2分钟后】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这下好了,不止要给这家伙准备热水袋了,还要多带几片咽喉片。

【温琼林】:公子叫的声音真大啊……

【鬼道小徒弟】:这家伙一直喊到出校门才不喊,肺活量是真的高。

【聂怀桑】:知道的是江澄回来捉人了,不知道估计还认为宿舍杀猪了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可不是嘛~被抓去面见蓝老头,和给他一刀有什么区别。

【温琼林】:江公子好像往公子的头上丢了什么东西?

【脸方】:是魏无羡的校服,估计是怕魏无羡着凉丢给他的。

【温琼林】:我看江宗主的脸色差得很,以为他是要报复公子才丢到东西到公子脸上……

【温琼林】:自觉面壁思过.jpg

【聂怀桑】:江兄傲娇嘛,习惯就好了。魏兄那时候给曦臣哥他们押住又没有手去接,只能丢过去让忘机兄帮他披了。

【聂怀桑】:摇扇.jpg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视频似曾相识???

【鬼道小徒弟】:???你之前看过??

【鬼道小徒弟】:怎么可能??

【聂怀桑】:温情姐你记错了??

【温琼林】:姐姐那是电视剧……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哦,对哦,记起来了。是电视君里女主被抓去嫁人的场景,一模一样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???什么鬼电视剧??

【聂怀桑】:冷情二少的小逃妻?

【温琼林】:聂公子看过??

【聂怀桑】:看过,演技太差没看下去。

【脸方】:你平日里都在看这些?

【聂怀桑】:三哥我有学习!!真的!!这些只是饭后消遣!!!

【鬼道小徒弟】:可以啊聂怀桑。妇女之友。

【脸方】:其实我和苏涉也有看……

【鬼道小徒弟】:……别说我认识你俩

【聂怀桑】:下面请欣赏,由云门双杰共同主演的《江晚吟大义灭亲记》又名《魏婴出嫁记》

【聂怀桑】: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红着眼,死死盯着身前的江澄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为什么!?江澄!给我一个解释!”

       歇斯底里的吼叫并没有让眼前的男人有片刻的动容,寝室内跳动的红烛光让江澄看上去既偏执又阴鸷。

       魏婴不是没有想过有人会领着蓝家人来抓自己回去成亲,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人竟然会是自己袒护了一辈子的师弟江澄!

      “江澄!!”
   
      如果不是过于信任自己的师弟,他夷陵老祖又怎会轻易地从被窝钻出,被这两个蓝家人死死钳住?

     江澄从乱糟糟的喜床上拿起绣着莲花纹的大红外袍,一把丢在了魏婴的头上。

     “姑苏夜凉,师兄还是披着吧,别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 “阿澄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蓝曦臣,你们先带他回姑苏,别让蓝兰先生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【鬼道小徒弟】:666666,聂二你是人才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毫无违和感啊我去。

【温琼林】:聂公子好脑洞。

【聂怀桑】:如果主角演技都这么好,我也不至于看不下去。

【脸方】:怀桑你或许可以试一试当编剧。

【聂怀桑】:哈哈哈,好呀,冷情蓝二的小淘气。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哈哈哈哈哈哈!实话实说!贴吧里的羡澄文是不是你写的!笑死我了。

【聂怀桑】:不错,不错,正是在下!

【聂怀桑】:可牛逼坏了,我叉会儿腰.jpg

【小甜心】:好呀,承认了啊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哪来的小甜心啊?过来见见你洋哥哥。

【脸方】:阿崽你别皮……他的资料卡显示的是江澄……

【聂怀桑】【撤回了一条消息】

【去你mua的小甜心】:聂二,你等着。

【鬼道小徒弟】:卧槽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魏无羡你赔我腰啊!小甜心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江澄你不觉得羞耻吗!

【鬼道小徒弟】:不行了,笑得腰疼。魏无羡你的备注骚的一比哈哈哈哈哈哈!!

【聂怀桑】:江兄,你听我解释!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难怪江澄之前一直不冒泡,顶着这种id谁会上啊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魏无羡你赔我润喉片哈哈哈哈哈哈!

【蓝吸尘】:……怀桑?

【聂怀桑】:二哥救我!QAQ!!!

【蓝吸尘】:温情姑娘说的小说……

【聂怀桑】:真的只是写江兄和魏兄的兄弟之情的优美作文而已啊!!我真的没有乱写什么东西!!真的!曦臣哥你要相信我!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也没什么,也就只有微博有1w5的小黄文而已 (v^_^)

【蓝吸尘】:……

【小古板】:……

【聂怀桑】:我没有!QAQ

【温情奶妈,在线施针】:囚   禁 啊,捆  绑 啊,蒙  眼啊……

【温琼林】:……

【鬼道小徒弟】:你们是魔鬼吗?.jpg

【蓝吸尘】:我有空会去找大哥聊一聊。

【聂怀桑】:欲哭无泪.jpg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!

最好有评论w

【姑苏日报】关于江宗主的婚宴中断一事

*cp曦澄,追凌,忘羡
*人物ooc严重
*蓝景仪高能预警
*为了避免ky,就不打忘羡tag了。

【姑苏日报第365期】

【记者】:近日,黄金单身会员的江宗主终于结束了与蓝曦臣蓝宗主长达5年的爱情长跑,并与昨日举行了婚宴。但婚宴进行到一半便被迫停止,据知情人士聂宗主说,婚宴现场出现了很大的意外,就连夷陵老祖魏无羡都难逃一劫至今仍然处于昏迷中。就让我们去现场看一看吧!

【热闹的蓝氏仙府门前】

【记者】:关于这次婚宴被打断的原因,这位小公子方便透露一下吗?

【蓝金凌(化名)】:你问我舅舅的婚宴为什么被打断?还不是因为魏……我大舅和大舅妈。

【记者】:可以和我们说说原因吗?

【蓝金凌(化名)】:本宗主凭什么告诉你?(¬д¬。)哼。
(金凌转身离开)

【记者】:好吧。那我们来采访下一位。

(蓝思追出镜)

【记者】:小公子你好。

【蓝氏弟子】:你好。(微笑😊)

【记者】:请问公子名讳?

【蓝氏弟子】:叫我阿愿就好

【记者】:好的,阿冤公子。

【记者】:关于此次婚宴被中断一事,姑苏蓝氏将会采取怎样的方法补救?

【蓝冤(化名)】:族中长辈已经重新挑选好吉日,只要江宗主同意,婚宴将于3日后重新开办。

【记者】:3日后?这么匆忙吗?看来泽芜君很是心切啊~(姨母笑)

【蓝冤(化名)】:(无奈一笑)。

【蓝冤(化名)】:泽芜君与江宗主二人独自一人行走已经很久了,现在好不容易走出前尘,找到一位可以相扶一生的伴侣,泽芜君自然会心急一些。

【记者】:看来蓝大宗主与江宗主的感情与外界所讹传的完全不同呢。

【蓝冤(化名)】:蓝氏家训有云,谣……

【记者】(急忙开口):此前有传言说,蓝老先生并不同意这门亲事,就连含光君也因支持兄长,被蓝老先生罚抄家规。那么,婚宴中断一事可与蓝老先生有关?

(记者内心os:等你背完家规,观众都没了。)

【蓝冤(化名)】(语调升高,神情严肃):婚宴中断一事与先生绝无关系。这些日子先生虽然面上不显可是心里还是高兴的,毕竟泽芜君自从接任宗主以来,再也没有同昨日那般开心过。

(热心市民江先生:是啊,开心的像一个一米八的傻子。(¬_¬))

【蓝冤(化名)】:至于含光君被罚抄家规一事,也不是因为宗主的婚事,是为了魏前辈养驴一事。

(蓝苑内心os:含光君怎么可能会为了支持江宗主结亲而顶撞先生啊……)

【记者】:说到夷陵老祖,听说夷陵老祖在此次婚宴上受惊随后昏迷不醒,含光君衣不解带贴身照顾,不知老祖现在恢复如何了?

【蓝冤(化名)】:一百只走尸不在话下。

【记者】:哇喔,看来夷陵老祖恢复的不错,3天后的婚宴老祖应该会如常出席。

【蓝冤(化名)】:嗯。不过这次魏前辈的确被吓得不轻,毕竟5条狗向自己迎面而来……

【记者】(敏锐):嗯?狗?

——金凌(抱着两只奶狗):蓝愿!你快点过来!这里还有一只!

金凌(手忙脚乱):蓝愿!!!

【蓝冤(化名)】(急忙):姑娘再见!阿凌!我来了!

(蓝思追离开)

【记者】(发抖):嗯?感觉背后有一股怨气……

【记者】(回头):!!何方妖孽!竟敢偷穿蓝氏弟子校服!

【妖孽】(气若游丝):……不是妖孽,在下姑苏蓝景仪……

【记者】:……这位……小……

【姑苏蓝景仪】:小可怜,谢谢。

【记者】:好的,小可怜,可以说说关于那5只狗和婚宴的事吗?

【小可怜】:可以帮忙打码吗?

【记者】:没有问题。帮他打一下码,谢谢。

(云纹抹额)

【小可怜】(崩溃):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真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啊!(*꒦ິ⌓꒦ີ)

【小可怜】(暴风哭泣):我只知道在3个月前宗主独自外出夜猎,回来的时候抱来了5只奶狗。我只知道我在3个月前被宗主叫去养狗,还被宗主笑着威胁说一定要养得膘肥体壮,因为这是他给主母的新婚贺礼!为什么!是我!  (T▽T)

((和颜悦色):忘机那里有无羡在,自然无法照顾。晚吟……我想给他一个惊喜。思追最近在陪着金宗主夜猎,也无法照顾一二。景仪,现在蓝氏弟子里可以担当起此事的只有你了,这3个月就委屈你待在山下了。)

【小可怜】(哽咽):就这样……我在山下照顾了3个月的五狗大爷!狗是好了,仪却疯了!(๑ १д१)

【小可怜】(哭到打嗝):嗝。就在昨天正午……我带着五条大爷回云深不知处的时候,碰上了我的发小蓝愿和金大小姐。
   “思追!”
   没有什么,能比在和狗共眠3个月后出来遇到活人,还 是我的好兄弟更高兴的事了。
    
    嗝……
  
   我就这样向思追扑过去,结果,结果金大小姐直接一把扯过了思追!我就这样与云深不知处的大地来了个深情的相拥!(ノДT)

“金公子?”
 
   思追疑惑的看向大小姐,在那时,他还是想救我的。

“你们二人虽同为男子,但在百家宾客之前扑来抱去,实在有损姑苏蓝氏颜面。”

    大小姐说着说着脸就红了,我仔细看了一下,他哪里是在拽思追!他俩分明在手拉着手!

  然后,思追的脸也红了……

“思追……”

我试图发出求助声。

思追也很快反应过来了。

“多谢金宗主提醒,我与景仪这般确实不妥。”

???

“思追???!!”

是我没有表达清楚还是思追你变了?!!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码不动了,就先到这里了。【瘫】
接下来就是曦澄洞房,魏婴闹洞房了……
日常求评论啊(*꒦ິ⌓꒦ີ)!!

【曦澄】【聊天体】师弟被蓝启仁抓走了怎么办?

*cp为曦澄,忘羡
*恶友友情向
*人物ooc

【来自群——相亲相爱438宿舍】

   [ 7:00pm]

【夷陵撩祖】:江澄!@澄江如练

【夷陵撩祖】:      猫咪星星眼.jpg

【澄江如练】:干嘛?

【夷陵撩祖】:音乐系走一波?

【夷陵撩祖】:   疯狂暗示.jpg

【澄江如练】:我拒绝

【澄江如练】:    冷漠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听说隔壁音乐学院新入门了一堆漂亮的女学妹!不信你去问聂二!@一问三不知

【一问三不知】:???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妹子?有啊,隔壁音乐学院前几天刚收第一批的女学生。我大哥在后勤部,前几天跟他一起去安排宿舍的时候看到了一些,长得还挺好看的。

【夷陵撩祖】:你看!

【夷陵撩祖】:   嘚瑟.jpg

【澄江如练】:……

【澄江如练】:和尚庙变成了尼姑庵?

【澄江如练】:  妈耶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你们要去音乐系?人家大门都关了

【一问三不知】:扣jio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聂怀桑同志,路是人走出来的。上帝在为你关上一扇大门时,总会为你留下一堵墙。

【叫我薛爸爸】:你们要翻墙去音乐系????@澄江如练@夷陵撩祖

【夷陵撩祖】:你这不废话吗?蓝老头子会带学生巡查正门。咋们从后院翻墙过去,刚好完美避开巡查组。这样,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学院👌又方便

【夷陵撩祖】:  机智如我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  嘿嘿嘿.jpg

【叫我薛爸爸】:可以啊魏无羡!可惜现在在帮小矮子整理资料,不然带上我一个。

【敛芳】:成美,苏涉和我都整理一天了……快点从书架上下来,别把书给弄倒了。

【叫我薛爸爸】:我就不。你耐我何啊?

【叫我薛爸爸】:   略略略.jpg

【敛芳】:你的糖罐还在我宿舍里

【敛芳】:假笑.jpg

【叫我薛爸爸】:啧。

【叫我薛爸爸】:记得多拍几张照片@夷陵撩祖 ,好让我物色物色。

【夷陵撩祖】:没问题

【夷陵撩祖】:完全ojbk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江澄,走你!

【澄江如练】:我拒绝。

【澄江如练】:万一被老头子抓到了怎么办?

【澄江如练】:蓝启仁——校规警告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哈哈哈哈!江兄你哪来的沙雕表情啊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【一问三不知】: 手动存图

【叫我薛爸爸】:哈哈哈哈,我也有!

【叫我薛爸爸】:三尊合影照.jpg  、金光瑶mmp.jpg
金光瑶打篮球跳起抢球失败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【澄江如练】:憋笑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三哥!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【叫我薛爸爸】已被【管理员】【敛芳】【禁言30分钟】

【敛芳】:你们还不去吗?在过半小时学院就全封闭了。

【澄江如练】:不去

【夷陵撩祖】:老干妈两罐。

【夷陵撩祖】:心痛捂胸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!!!握草!魏兄你带零食来学校!

【澄江如练】:……

【澄江如练】:走。

【夷陵撩祖】:走你!

【夷陵撩祖】: 达成共识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吃瓜围观。

[7:30]

【夷陵撩祖】:握草!你们快出来!江澄被老头子抓走了!@全体成员。 特别是你!@一问三不知

【叫我薛爸爸】:??可以啊,禁言刚解除大戏就来了。

【叫我薛爸爸】: 翘脚围观.jpg

【敛芳】:……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开屏高能?!魏兄你@我干嘛?

【夷陵撩祖】:自己看!@一问三不知
 
   蓝氏一众男弟子放学.jpg
  
    群蓝(男)围观.jpg 

    姑苏双壁倒地.jpg
 
    蓝启仁模糊重影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你他丫倒是给我从上面找出一个女人来!

【夷陵撩祖】: 超凶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啊?没有吗……

【叫我薛爸爸】:那个趴在别人身上的是不是妹子!

【夷陵撩祖】:那是江澄。

【一问三不知】:魏兄,我错了……<(。_。)>我记起来了,女学生去的是分院。隔壁是——男校

【一问三不知】:瑟瑟发抖.jpg

【夷陵撩祖】:……

【夷陵撩祖】:要你有何用!现在江澄还在老头子手上,万一出事了我怎么跟江叔叔交代!

【夷陵撩祖】:我允许你先跑39米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大哥救命啊!(*꒦ິ⌓꒦ີ)

【敛芳】:江澄身下压的……是不是二哥?

【叫我薛爸爸】:是有一点像。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好像真的是曦臣哥!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吃鲸.jpg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如果是曦臣哥就完了,老头子最在意的弟子就是他和蓝湛了。为江兄点蜡。

【叫我薛爸爸】:来来来,江宇直估计是回不来了,咋们来选新舍长。

【叫我薛爸爸】发起了【投票】

【夷陵撩祖】:可去你的薛洋,江澄他没事,只是暂时上不了线而已。

【夷陵撩祖】:吹笛警告.jpg

【叫我薛爸爸】:尸毒粉警告.jpg

【叫我薛爸爸】已被【群主】【禁言2小时】

【澄江如练】:就是蓝曦臣。

【夷陵撩祖】:江澄!!?

【一问三不知】:江兄!!!?

【敛芳】:江澄?!!

【澄江如练】:老子没死。

【夷陵撩祖】:澄你现在在哪!?我去找你!(つД`)人还ok?

【澄江如练】:我?我现在好得很哪!不过是顺便帮某人抄3000条校规而已,怎么不好?!

【夷陵撩祖】:……

【一问三不知】:为江兄的手点蜡。

【敛芳】:两个人加起来一共6000条,还全他妈是古文翻译成的白话文。厉害了我的澄!

【夷陵撩祖】:宿舍要点名了,阿澄再见,我明天再去找你。记得照顾好自己,师兄我就先走一步了。

【夷陵撩祖】: 含泪挥别.jpg

【敛芳】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云梦双傻决裂现场啊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小矮子你快看!

【澄江如练】:薛洋你别用金光瑶的号,太gusjwjshji

【一问三不知】:???楼上经历了什么??

【敛芳】:……江同学?

【夷陵撩祖】:江澄??!!蓝家那群禽兽!他们对我可怜的师弟做了什么?!!

【敛芳】:还能有啥啊,无非就是fhwiqghjj

【一问三不知】:楼上和楼楼楼楼上发生了什么?

【一问三不知】:吓得我抱紧了自己.jpg

【澄江如练】:魏公子,江公子他无事,等江公子抄完你们两份的校规叔父自然会放他回去。江公子刚刚偷偷回复你们的时候被叔父没收了手机,所以才打出了一堆
字母。

【澄江如练】:再加上偷玩手机一次,江公子只要再多抄一份校规就可以回去了。

【夷陵撩祖】:敢问楼上小哥大名?

【澄江如练】:叫我曦臣便好。

【夷陵撩祖】:好的,吸尘兄。

【夷陵撩祖】:……

【夷陵撩祖】【撤回】了一条消息

【一问三不知】:……

【澄江如练】:丢人。

【澄江如练】【邀请】了【蓝氏泽芜】进入群聊

【蓝氏泽芜】【邀请】了【景行含光】进入群聊

【夷陵撩祖】:师妹你怎么乱拉人进群呢?

【夷陵撩祖】:欢迎欢迎@蓝氏泽芜@景行含光

【蓝氏泽芜】:多谢。

【夷陵撩祖】:@景行含光 这位是?

【澄江如练】:刚刚被你扯掉抹额的倒霉学长。

【一问三不知】:……

【一问三不知】:!!!!魏兄!!你到底是怎样从蓝老先生手底下逃出来的!

【敛芳】:?

【景行含光】:……

【蓝氏泽芜】:忘机说,他不想讨论这件事情。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